《2021传媒蓝皮书》发布,多位专家聚焦传媒生态新格局

《传媒蓝皮书: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2021)》发布会于8月23日举行。蓝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传媒市场总体规模仍然保持增长,与此同时,疫情加速传媒产业数字化进程,传媒生态系统形成新格局。蓝皮书指出,去年中国传媒产业总产值规模达25229.7亿元,较2019年增长6.51%,增长率较2019年下降3.3个百分点,继2019年之后增速连续第二年低于两位数。
受大环境影响,传统纸质媒体和广电媒体的收入仍持续下降,但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居家“新常态”使线上服务需求持续扩大,在线领域媒体收入增长迅猛,视频直播、在线教育、游戏电竞等领域的行业规模都有大幅增长。
后疫情时代,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与消费行为的深度变迁将勾勒出新的传媒生态,而视频作为新的信息传播形式也将撬动产业新一轮的创新和变革。
发布会由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主办,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央视市场研究(CTR)、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CSM)、中国新闻史学会传媒经济与管理委员会会联合主办。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柳斌杰教授发表致辞,祝贺《传媒蓝皮书: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2021)》的出版。柳斌杰表示,希望借助《传媒蓝皮书》的深入研究,在微观上引导我国传媒细分行业的健康发展,在宏观上关注国家现代化过程中媒体新格局建设问题,为实现建设文化强国、占领国内国际传播制高点的长远目标服务。
论坛上,CTR执行董事、总经理、CTR媒体融合研究院执行院长徐立军,北京师范大学喻国明教授,CSM融合传播研究事业部张天莉总经理,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史安斌教授、杭敏教授,快手科技副总裁何华峰,浙江大学方兴东教授,中央党校郭全中教授等多位专家学者就中国传媒产业发展趋势分析、传媒生态变化、媒体融合、网络空间治理等议题展开研讨。
与会专家表示,网络数字媒体和平台媒体已经成为传媒产业的主体板块,传统主流媒体仍占主导地位;媒体融合进程加速,新兴主流媒体正在崛起;传媒生态系统与网络空间体系结构密切关联,互联网已经成为全球性社会基础设施。专家观点:
柳斌杰:
《传媒蓝皮书》十多年来对中国传媒发展趋势的观察,对于解决中国在传媒发展中面临的问题,是很重要的参考,同时也为中国传播学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方向。《传媒蓝皮书: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2021)》统计分析了疫情肆虐之年(2020年)中国传媒和各细分行业、产业发展的数据和状况,成果丰硕。解决国内传媒问题的基本方向是融合发展,未来传媒产业在内容、格局、传媒的融合和治理等方面需要进行符合当代技术、国情和国际传播需要的研究,希望借助《传媒蓝皮书》这个平台的深入研究,在微观上引导我国传媒细分行业的健康发展,在宏观上关注国家现代化过程中媒体新格局建设问题,为实现建设文化强国、占领国内国际传播制高点的长远目标服务。
王利民:《传媒蓝皮书》凭借其独立性、前瞻性、原创性、完整性和权威性,已然成为我国传媒产业的引领之作和知名品牌。同时,整个社科文献出版社皮书系列已经成为国际国内社会各界全面、便捷地了解当代中国、当代智库发展的重要窗口。
崔保国:回顾和总结新世纪传媒20年的发展历程,世界传媒业的发展可谓翻天覆地,传媒生存环境和生态发生了巨大改变,我们需要多维视角考察传媒的发展和传播效果。要看到传媒从作为工具到作为生活方式的转变、从媒介、媒体、新媒体到互联网到网络空间的发展变化,既要研究作为意识形态和宣传舆论阵地的传媒,也要研究作为传媒产业的传媒和作为公共空间文化事业的传媒,还要研究作为数字经济和电子商务平台的传媒。
网络数字媒体和平台媒体已经成为传媒产业的主体板块,传统主流媒体仍占主导地位;媒体融合进程在探索与社会融合方面,在服务党务、政务、民生、商务等方面有所创新。新兴主流媒体正在崛起;5G、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科技创新是目前传媒生态变化的重要推动力;超大型平台媒体对传媒生态影响巨大,传媒产业链、供应链、传播链、价值链随着传媒生态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呈现动态结构;传媒生态系统与网络空间体系结构密切关联,互联网已经成为全球性社会基础设施。
徐立军: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对传媒行业的短期和长期发展都有所影响,中老年网民群体的互联网使用习惯被强制加速。媒体融合向纵深推进,业务转型和体制革新必须同步,一定要用新体制装新业务。近两年,发展MCN业务成为各家媒体进行体制机制创新的一个重要突破点。与此同时,新冠疫情以来,媒体服务社会治理的各种模式在全国各地各级媒体间广泛推进,媒体融合发展从“小融合”走向“大融合”,媒体介入教育、就业、扶贫等社会经济民生领域,也借助自身优势提升社会服务效率,实现了社会价值创新。
媒体融合的推进必须要解决传统媒体盈利模式所面临的困境,向媒体融合要效益,实现融合营销突破。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为例,2020年底总台直播带货累计总GMV将近100亿元,一些地方广电媒体,在媒体融合营销方面也有新的举措。此外,当下的国际传播一定要以融合传播为主要方式,以互联网平台为主要渠道和手段。
喻国明:元宇宙概念让我们对于媒介有了一个更深层的思考,过去相当长一旦时间我们把媒介视为一种实体性的存在,广播、电视、报纸这些都是实体性存在,但互联网诞生以后,非实体性的居间存在(比如社交媒介)也能实现各种各样的互联互通。而万物皆媒情况之下,算法就成为人们连接相关资源、形成相关功能、实现某种需求满足的一个基础性媒介,这就是算法性媒介的基本含义。互联网发展上半场解决了“随时随地互联互通”的问题,而在互联网下半场的发展目标是让人们随时随地做任意一个他想做的事,即突破随时随地的连接,形成一个场景化社会,这个场景可以实现资源汇聚和需求的满足,这就是学者所说的即将到来的场景化时代。场景化时代的突出特点就是,它可以在一个时点上基于场景为你提供所谓可能资源的汇聚对接,从本质上来说它实现了场景的共享和场景的分享,也就是说它已经不受时间、地点、空间的限制。可以把场景时代的到来理解为人在现实世界中媒介发展的终极形式。
张天莉:在媒体融合的大背景下,传统媒体新闻内容最先入局短视频传播。CSM新闻融合传播指数研究发现:省级电视台在三微及自有新闻客户端的融合传播效果逐年提升,在深度融合竞速的同时,台间差距拉大;网络端新闻传播助力黑马台强势突围,短视频仍是热赛道,自有客户端成为2020的一大突破点;融媒账号与栏目账号与共筑融媒体及短视频传播头部生态,如看看新闻、触电新闻、荔枝新闻、四川观察等都是台内融媒产品移动端创新的主力。此外,新闻融合传播效果存在明显的马太效应,如网络传播量排名前五的电视台占到省级台总流量的55%;头部竞争激烈,变化实时发生。广电媒体在还面临着营销变现困境,亟需在提升新闻融合传播效果与竞争力的同时,依托多元化内容,构建广电优势垂类内容集群,探索营销变现,打造自我造血功能。
史安斌:《传媒蓝皮书》所具有的清华品牌效应,经过多年的积累也成为国外学者了解中国传媒发展的重要渠道,提供了权威数据,在英文论文中引用次数很高。2020年全球新闻传播的"音视频转向"进一步凸显,新闻播客、语音社交平台、流媒体短视频平台的兴起,是后疫情时代最引人注目的变化。与此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对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实施的反垄断和监管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现在我们经常用“后疫情时代”这个词,但我们发现疫情还在反复,所以使用贝克提出的“全球风险社会”可能会贴切一些,但我觉得有一个更适合的词:VUCA(乌卡),它代表了四个特性:流动性,不确定、复杂性和多义性,我们就处在这样一个VUCA时代,全球协作的呼声日益增长。因此,进一步加强与哈佛尼曼新闻实验室和牛津路透新闻研究院等国际同行的合作,让《传媒蓝皮书》走向国际学术界,如何让中国与世界的传媒进行对接,让中国新闻传播学的研究融入世界传媒的大格局中也是未来的努力方向。
杭敏:虽然疫情导致全球娱乐及传媒产业市场规模有所萎缩,但未来整体发展趋势是向好的,产业整体在2021年有望实现反弹。2020年,全球传媒及娱乐产业经历了数字技术的持续变革与消费行为的深度变迁,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纵观现有产业格局,各细分行业发展态势各异,报刊、图书持续降速,而流媒体、电子游戏、语音社交等增长迅速;与此同时,依托于人工智能、拓展现实和大数据等技术而兴起的新业态日益成熟,从中折射出传媒生态体系向数字化与智能化持续纵深发展的必然趋势。未来有两大趋势值得关注,一是沉浸式经济升温,一是平台监管、数据安全以及互联网的反垄断,这些将都成为全球娱乐和传媒产业发展中的探讨的新热点。
何华峰:所有产业的形成首先都是因为人有痛点,它可以实现汇聚的作用,然后提供良好的服务,这是一个基本逻辑。以快手平台“峰哥说教育”为例,主播通过平台将全国因为孩子教育问题而有痛点的家长汇聚起来,提供针对性的服务,为孩子的父母们“开诊所”,解决现实问题。随时技术的发展,所有的行业都在被颠覆,以往的由供给端出发变成由需求端出发,用户倒逼新闻的生产。对于像快手这样的平台,其实它的发展就是要围绕社会的需求、国家的需求,符合“向善”的方向发展。
方兴东:互联网治理源自于三大转向:一是技术驱动发展逻辑的转向,二是互联网发展逻辑的转向,三是国家政策逻辑的转向。随着中国互联网从以内容治理为主转向数据治理侧重,我们看到中国网络治理已经向新的时代迈进。从全球来看,欧洲在反垄断方面走在了前列,为我们提供了范本。从整个制度建设来看,我把未来分为三个境界:最高的境界是欧洲的《数字市场法》为基准的新的制度体系,《个人信息保护法》的出台重要性相当于90年代中国和国际互联网接轨,那次是物理层面和技术层面的接轨,这次相当于是制度层面和文明层面的接轨,从长远来说,不管大家现在有多少非议,中国互联网有技术的赋能和制度的赋能,而且是为每个普通网民赋能,它一定会释放出更大的能量,未来还是可以非常乐观。
郭全中:传媒业的范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资本运作分析的范围也随之不断变化,资本运作出现了新规律;传媒业的运作主要受传媒业发展、传媒未来发展趋势、政策、资本市场等几个因素影响。经过多年的发展,传媒业的主体已经变成互联网平台,互联网平台成为传媒资本市场最活跃的主体,各个平台对传媒业的布局采用了不同的态度。

卧龙论坛提醒您:本文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请您注意识别,避免上当受骗。


关注卧龙,了解天下事(68681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