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弑母?回顾吴谢宇的当庭陈述

弑母者吴谢宇一审被判死刑,其杀人动机依然令人费解。
据福州中院宣判后发布的信息,法院审理查明,吴谢宇悲观厌世,曾产生自杀之念,其父病故后,认为母亲谢天琴生活已失去意义,于2015年上半年产生杀害谢天琴的念头,并网购作案工具。
从想自杀到计划性弑母,其间吴谢宇有怎样的心理变化?
8个月前的2020年12月24日,该案第一次开庭时,吴谢宇的法庭陈述呈现出他矛盾复杂的一面,他称想帮母亲“解脱”,作案方式却十分残忍,用哑铃猛击母亲的头面部;他称本想杀母后自杀,却因“恐惧”放弃,之后骗取亲友钱财挥霍,买10余张身份证件隐匿逃亡;他作案前精心策划,把这种准备类比成“推理完成一个数学模式”,放弃自杀后,他精心处理现场,在尸体上放置床单、塑料膜等75层覆盖物及活性炭包、冰箱除味剂,称原因是“爸爸爱干净”;他在法庭上认罪悔罪,说法庭可以对他重判,又说自己“还能劳动”。
此前曾采访这次庭审的旁听人员和多位犯罪心理学专家,对吴谢宇的当庭陈述进行了分析,专家认为,一个极端行为的发生,要给出准确的归因,其实相当困难。
吴父病逝后
在2020年12月24日的那次庭审中,吴谢宇称,他的变化始于父亲病亡。
1994年生的吴谢宇,本来成长于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父亲是国企领导、母亲是中学老师,他自己成绩优异,后来被保送北大。
2010年,厄运降临。吴谢宇43岁的父亲吴志坚病逝,病因和爷爷当年一样,肝癌。
据上述庭审旁听人员介绍,在庭审中,吴谢宇回顾说,爸爸在家病亡的过程对他刺激很大,让他觉得很无助。他一直摆脱不了“爸爸已经死了”的现实。“爸爸就是家”,他感觉,父亲不在,这个家已经不再完整。
庭审中,吴谢宇说,从小他就知道,念书好可以让他的父母感到骄傲、有面子,所以他就努力念书。他至今还记得,有一次,他考了年级第二名,父母都特别高兴,“我可以满足他们的骄傲。”
而他觉得,自己念书只是为了满足别人,而不是自己。这种感觉从小时候就有过,他举例说,一次爸爸希望带他去西湖玩,“其实我并不喜欢,但为了满足他们的期待,还是去了。”
吴志坚离开后,家庭重担落在谢天琴和当时还未成年的吴谢宇身上,变故对两人影响很大。吴谢宇说,妈妈为了不耽误他学习,好多事情不跟他说,不让他操心。他认为,可能是这种氛围使他形成了一种长期性的阴影,让他变得自以为是,怀疑别人、怀疑一切,“这东西不是一时一刻,是长期积累起来。”
著名犯罪心理学学者武伯欣此前接受采访时认为,从目前信息来看,吴谢宇的犯罪不应该简单归因其原生家庭。
武伯欣认为,吴的父母都有一定社会地位,几乎没有看到报道说他父母对他有恶,吴凭借自己的高智商,在学校中一直处于拔尖的位置,在这样的原生家庭是相当不错的。丈夫死后,吴谢宇母亲费心费力一人培养孩子,尽量让外界对孩子的影响缩小,保证吴谢宇能进入北京大学这种高等学府,并不存在明显问题。
武伯欣认为,吴谢宇最终做出如此恶性的事件,背后很可能有具体事由,比如某件事挫伤了他的自尊,或者说没有给他提供经济上的后盾等等。
旁听人员介绍,吴谢宇说,他和妈妈并没有矛盾,反而一直觉得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之一。但他陷入极端无法自拔,他甚至在法庭上说,“没有更好的方法,如果找到方法我不会这样,当时觉得这种方法是最伟大的。”
吴谢宇还说,他现在感觉后悔,自从律师、检察官跟自己交流后,他感觉到,原先的想法都是自我认为,现在认识到错了。如果之前能有现在这样的开导,他不会去这么做。
计划弑母
据旁听人员介绍,根据吴谢宇的当庭陈述,上大学后,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健康并变得厌世。
他说,来到北京大学后,他时常觉得自己身体有问题,总感觉自己得了和爸爸一样的病,快到期了。一开始,他对死亡还觉得恐惧。一段时间后,他认为死是无所谓的,只是人从一种形式到达了另一种形式,一个世界到达了另外一个世界。他甚至认为,死后就可以到达爸爸的世界,可以很幸福。
吴谢宇称,在北京时,经常想着自己怎么才能死去。每次路过很高的楼,都想跑到楼上去结束生命。一次,他来到一家酒店顶楼尝试自杀,结果因为有防盗网挡着失败了。事后他想:如果我自杀了,我妈该怎么办?她本来就过得挺苦的。
吴谢宇自述,2015年寒假回家,他曾想过将自杀的想法告诉妈妈,后来放弃了。至今他还后悔:为什么当时那句话不说出来,如果我当时和她说了,可能就是被打一顿或者骂一顿,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
他还称,曾在一本小说中看到:爱你爱到极端的时候,你不敢做的事情你不能做的事,我替你解决,我什么事都给你解决。这时,他产生念头:“不如和我妈一起死,这样就可以和爸爸在一起了。”
2015年春节形成这个想法后,4月份起吴谢宇开始策划杀害母亲一事。他说,在他的概念中,杀害母亲这事就像是推理完成一个数学模式,每一步该怎么准备、安排、实施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吴谢宇将日子选定在2015年7月10日。他的生日是10月7日,日期正好倒过来。此外,这一天正好是谢天琴结束学生的毕业仪式后回到家中。
当天下午,放学到家的谢天琴进门,弯着腰穿换鞋的那一刻,吴谢宇拿着哑铃砸向了她的头面部。
福州中院一审查明:吴谢宇确认谢天琴死亡后,在尸体上放置床单、塑料膜等75层覆盖物及活性炭包、冰箱除味剂。据公诉机关指控,作案后,吴谢宇在屋内多处安装监控探头及报警器。
旁听人员介绍,庭审现场,吴谢宇对指控内容供认不讳。回顾其当时的作案过程,此前情绪稳定的吴谢宇全身发抖,痛哭悔恨。他称,看到现场的惨状后,他放弃了自杀。
旁听人员介绍,提到这里,吴谢宇哆嗦着身体说:“好可怕、好可怕”。对于作案后又将现场打扫干净,他称是因为“爸爸很爱干净,不能玷污家里”。
法官就量刑问题问吴谢宇时,吴谢宇说,你们可以把我从重判,但是我现在还有劳动力,还能干点活。此外,我现在还在写一个材料,我要把这些事情写出来,到时候交给法院,交给社会,希望给大家一些警示。
“儿子为什么要杀她?”
针对上述吴谢宇的当庭陈述,此前采访了多名专家进行分析。
湖北省警官学院刑事犯罪研究专家徐俊文教授此前接受采访时认为,吴谢宇的庭审陈述与其实际行动存在诸多矛盾点。
如吴谢宇称因为看到了母亲的惨状而放弃自杀。徐俊文认为,吴谢宇高智商,对于杀害母亲应该会有预期,死亡肯定不是那么美好的事情,惨状是必然,看到惨状就放弃自杀,是一个矛盾点。其次,吴谢宇在庭审中表示可以重判,然而,他同时又补充说明称,自己还有劳动能力,可以为社会干点活,是有矛盾的。
犯罪心理学专家、中国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认为,吴谢宇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是一个高智商的犯罪人,他的聪明让他绰绰有余地应付现实、应对各种人。“但他的内心是空的,空到没有灵魂。想必他母亲至死都没明白:儿子为什么要杀她?”
武伯欣说,一个人走上犯罪道路实际上多是因为个性的缺陷和不良倾向造成的。缺陷大的话违法犯罪可能性就会变成现实性,缺陷小可能随着社会化的过程,社会的教育和自我的教育,没有表现出违法。吴谢宇的个性缺陷和不良倾向情况,没有被披露,其实这是主观恶性最关键的主题。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青少年犯罪教研室主任皮艺军接受采访时分析说,在吴谢宇陈述的逻辑中,他有自杀倾向,但怕走了后母亲活不下去,遂杀害母亲,作案后又害怕死亡放弃自杀念头,这种情况在实际案例中也有出现过。
皮艺军说,自己想自杀还要将身边人一起杀害的,这类案件受害人一般是老人、小孩这些丧失生存能力的人。吴谢宇案中的受害人是有生活能力的中学老师,这种比较少见。
至于中途放弃自杀的情况,皮艺军说在一些案例中也有出现。有的情侣商量好一块殉情,结果一方喝完毒药后,另一方害怕死亡突然反悔了。看到他人死亡结果时,放弃了原有的自杀动机,保全自己的生命。
“但吴谢宇的庭审陈述到底多少真实成分,多少谎言成分,确实很难说。”皮艺军说。

卧龙论坛提醒您:本文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请您注意识别,避免上当受骗。


关注卧龙,了解天下事(6868111.com)